国安烙印 一生情缘(上)

www.rbc.cn2012-10-19 16:37:09 来源:北京人民广播电台

   1995年国安队队歌诞生

记者:2003年,由于永定门内大街改造,球迷餐厅拆迁,一个老北京球迷的据点就这样画上了句号,十余年间,在这里留下了很多北京足球,以及北京球迷的记忆,这里记录着北京球迷与球队的共同成长,而就在这个餐厅里,曾经也传来了北京国安队歌最初的小样,王文回忆。

    王文:当时俱乐部最早的想法是要做球迷的歌曲,有一个小伙子,当时还正是上高中,职业高中嘛,他喜欢业余时间弹吉他,他自己自编自创了这么一首,叫现在国安队歌的雏形,当时没有名字,我们还让他在我的餐厅嘛,自己唱了一遍,觉得有点味,就把这东西交到国安俱乐部,当时俱乐部主管这个事的是那个副总经理杨祖武,他就说把这个事汇报到上边老板,老板觉得这事好,真正得给他弄出来,弄成专业的,结果后来找到了当时沙宝亮他们这个团体,他们在这个原雏形的基础上又做了非常大的改动,当时是一男一女,男的是沙宝亮,女的叫何田慈,两个人唱的。他们做出来之后呢,当时我们正好赶上,我们在先农坛招收球迷会员,帮助国安俱乐部卖钞票,我们就把他们做成磁带,拿到现场去放,比如说你来办理套票了,就让每个人听,这个能不能接受,觉得好不好听,大多数人都觉得能接受,觉得挺好听。现在看起来你看这个队歌经过了十七八年的考量,现在大家唱得是琅琅上口,音乐的东西经过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,大家还都能接受的话,那它就得叫经典。国安1995年最后一个主场比赛,赢了广东队拿了亚军嘛,在那天的晚上,沙宝亮和何田慈两个人在先农坛的现场第一天正式唱这个歌,但在此之前已经做了很多的宣传,包括他们磁带已经做出来了,国安俱乐部也进行了发售。

    记者:1995年,北京国安队的队歌正是在赛场唱响,而就在当时的那个看台上,新一代的北京球迷也开始诞生,王论论看到了他的第一场北京国安的现场比赛。

    王论论:第一次去看国安应该是去先农坛的时候,1995年,挺新鲜的吧,因为我记得我那场球好像是,因为当时1995赛季最后应该是第二名,那场球跟山东打平了,当时跟我爸去的,不是很理解,就是那帮人为什么会这样?就觉得第一次去现场看球,就觉得挺好玩的,这些人以前都是看电视看他们怎么踢怎么踢,在现场看跟电视看还不是很一样,觉得现场那个气氛也比看电视的时候要疯狂得多,当时不是很理解,因为太小了。

    记者:那爸爸是个球迷吗?

    王论论:我爸,我们家就属于看国安的,他们也不是属于很追的,我觉得看国安对于我们家来讲,包括对于我来讲是跟平常家里边吃饭似的,很平常,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,每个周末都会看基本上。

    记者:和很多的北京80后男孩一样,王论论也是在父亲的影响之下,接触到了北京国安,从手拉手被带领到球场,到现在已经成为了赛场上北京球迷的主力军,王论论的成长过程里,国安就一直未曾离开。

    王论论:记得小时候那一阵,职业联赛刚开始,球是最好的时候,也是我看得最多的时候,因为小时候我记得当时过年的时候都会给班里人写那种贺年卡,我爸就会带我当时动物园那儿有一个叫天成去那儿买,买了一摞全是国安队的,什么谢峰啊,胡延平、谢朝阳什么的,我买了一摞全都是,就给他们写。

    记者:你那时候会不会说,我跟我关系最好的朋友,我要送他高峰的,要送前锋的、守门员的那种。

    王论论:对,是是是。

    记者:然后分门别类,直接就把你的朋友划出等级来了?

    王论论:对对对,是这样的,包括现在我一直觉得国安跟我很近,因为其实我妈是一个完全不想看球的人,但是她跟国安的关系,可能是我们家最近的,因为我妈以前住在三里屯,她那中学叫三里屯一中吧,然后在他们那个时代应该,她上学应该是六几年,七几年的时候,工体一有什么比赛,或者说活动什么的都会组织他们去当志愿者,就是去工地拔草,维持秩序什么的,所以她当时去工体特别多,我小时候开始看国安的时候,她就说当年那个老北京队踢比赛的时候都是我去怎么着怎么着,突然我感觉我跟这支队伍其实很近。

    记者:肯定上学的时候,初中、高中的时候,肯定那个时候大家也都会组队,然后一些比赛,你那会儿追星吗?

    王论论:追呀,那时候可能我觉得那种追星不太那什么吧,因为追星我的理解就是把他们看得有点特别高,在上边,我觉得没有,他们是跟我可能高一点吧,因为毕竟看他们踢赢了呀,或者踢得比较好,就会挺崇拜的那样。但是我一直没有觉得是追星,像我就比较喜欢曹限东那样的,在中场就是当一个可以说是补救者吧,我是比较喜欢帮别人补的那种的,我不太喜欢像什么高峰冲在前边那样的,跟性格有关系。

    记者:你有没有一种特征,我记得那个时候男孩们经常说你看我们学校,我是六十五的,我们六十五出了谁谁,他那个是我们的校友,那个时候你们会说知道国安这个那个是北京的孩子,哪个是哪个学校的。

    王论论:北京海淀那边的人好像不多,反正邵佳一是那边的我知道,当时我们初中的时候踢百队,因为我百队一共是踢过四届,初中那会儿踢得不还好,我知道邵佳一好像是踢百队被选上去的,所以自己就觉得因为当时还小嘛,对于未来想得也不是那么多,当时觉得自己踢还行,能不能踢得好了,被谁给选走了那样的,这想法。

    记者:那时候国安对你来说还有一点心存幻想?

    王论论:对,还想进去呢。

    记者:身边这样的北京男孩多吗?

    王论论:挺多的我觉得,当时也都穿着国安那个衣服嘛,我记得小时候就是胸口那儿有几个白字那一款,那个标是红色为主,边上是黄色块那一版,当时就穿着去,高洪波,高洪波给我给我给我,完了邦一脚,高洪波附体了这样的。

    记者:从下课后抱着足球狂奔,到周末参加百队杯比赛,还有好不容易攒下钱终于可以买张球票到工体里看比赛,王论论每次提起国安,就像回忆青春一样兴致勃勃,而国安在他的人生关键时刻,更给了这位喜欢足球的男孩以力量。

    汪伦论:2005年的时候球特别特别差,真的特别特别差,那时候我上高三,正好学习压力特别大,有一回我就想周末要不然去看比赛去吧,后来就自己去了,那个时候的球是差到一个什么状况,我记得那一场球我在门口花了十块钱买了张票进去了。全场的观众可能连两个看台都没有,就是那么两小撮人,后我就凑他们边上我就看去,那场球为什么对我影响非常大?就是因为那种球迷的热情把我真是那什么彻底很感染、很感染我,就那么小一撮人,可能连一千人都不到,但是喊的声特别特别大,他们就跟场内工体的那么多座都坐满了似的,他们就在那儿唱,在那儿跳,在那儿喊,从头喊到尾,因为这对于我高三,因为那个时候本来压力很大,看完那场球以后,我真的是觉得从这些球迷身上给我那个时候的学习,以后的发展就是提供的动力都很多。

[查看心情排行]

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:

[字体: ] [关闭]

相关文章